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

一号警官_ 第0093章 警察世家-笔趣阁

时间:2021-01-22 22:23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一号狙击手小说一号警官 第0093章 警察世家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傍晚时分,丁凡在居民区里穿行了一会后,在一片废墟旁边看到了靠着小树林的楼房。



    “李指导,我还以为你们当领导的都是有钱人呢,唉……”看着那栋破烂不堪的五层小楼,墙体上杂乱的电线像是陈年的蜘蛛网,楼梯破败不堪,丁凡不由的感叹起来。



    这栋民房应该建设于二三十年前,上面还写着些解放宝岛、农业学大寨样的标语,隐约能听到里面很多人家在劈柴生火做饭。



    丁凡向着旁边的一个小铁皮房走去,上面写着模糊的食杂店、修鞋字样,尽管快要看不出颜色了,但里面亮着微弱的灯光。他靠在门口听了听,里面正好有人在说话。



    “老李头,这水果罐头进了半个月了吧,过期了我看你卖给谁去?”一个当地口音的说。



    “下星期很多单位就开支了,这几瓶应该能卖出去的,唉……”有人唉声叹气的说。



    丁凡推门进去时,顿时闻到了一股子发霉的味道,抬头看去,只见十几平方米的小店里摆着些简单的生活用品,一个穿着遍是油渍的中年男子正举着玻璃瓶子,柜台边上一个穿着劳保大褂的老板正在给瓶子里灌着香醋。



    丁凡在一堆鞋子和修鞋工具大步迈了进去,重新观察了里面的情况,一下子明白了:这是一家小区食杂店,卖的都是老百姓过日子用的用品。



    他买了包烟,顺便问了下李大义的家庭住址,指了指里面的一瓶老白干酒说:“我是老李家的外甥,县里来的,他喝这个吗,给我来两瓶。”



    老板接过去十块的大团结,举在灯光下看了看,有些意外的说:“李公安啊,他家里麻烦着呢,能喝得起这个吗?你前脚拿走,没准他随后给我退回来了,这钱我还得找给他。”



    丁凡愣了愣,满脸疑惑的想着,真想再好好问问他,李大义堂堂的派出所指导员,一个月工资一百五十块呢,在当地还不是上流家庭啊,怎么能这样。



    可一名侦查员的理智提醒他,很多事就要自己去观察,去分析,才能做出客观的判断。



    “这两瓶酒不能让他退了,我再给他弄点酒肴!我俩一会直接就喝了。”丁凡想着,又指了指柜台里面的两个松花蛋,又买了两个。



    带着这些东西,丁凡出门就走,不一会就走到了一单元门口,看着楼洞里黑呼呼的,又往左边102室看了一眼,顿时感觉里面有些异样。



    这里距离矿里比较近,现在才六点多种,屋里亮着明亮的照明灯,可一种声音让丁凡听着感觉很刺耳。



    他往身后扫了一眼,发现楼房对面空地上有人见缝插针的种了不少豆角、葡萄,中间还有几块乘凉用的石头,于是眉眼一调,决定现去那里观察一下再说。



    室内,简陋的房间里,一个十七英寸的电视正在播放着新闻,墙上挂着一家人的黑白照片合影,照片下的靠边站方桌上,李大义坐在桌前,大口大口的扒拉着碗里的饭,饭粒在嘴里快速的嚼着,抬手端起小口杯的烧酒,轻轻的抿了一口,喉咙里发出一声苦辣的感觉,皱了皱眉头,马上又舒展了下,似乎这样的感觉很好。



    他对面破旧的沙发上,坐着一个面容消瘦,眼神无光的女人,穿着破旧的大背心,翘着二郎腿,正大口大口的抽着烟,每抽几口,都会吐出优美的烟圈。



    “老李,在家里混的这么惨,哪个女人是谁呢?他还有小老婆了?”丁凡站在葡萄架下问自己。



    恰在此时,李大义个翻了翻白眼,叹了口气说:“春妮啊,你还想怎么的?这个家啊,你说咱不能不过了吧,小宝在城里上学,你就不能出息点,唉……”



    葡萄架和房间里隔着五六米远距离,丁凡隐约听到了他说的话,但是不是很清楚,就轻步走向了门洞,看他家半掩着门,就上楼站在缓台处,找个地方,静静的听着。



    “爸,爸,你杀了我吧,省得活遭罪啊。”那个叫春妮的女人脸上出现了复杂的表情,脸皮一抖抖的,似乎是在扯掉一个女人,一个女儿最后的尊严。



    春妮是李大义的女儿,她绝望的哀求着李大义,嘴唇发抖的看了一眼旁边门框上的一条尼龙绳。



    尼龙绳像条挂着的毒蛇,那长长的口子里仿佛是她要解脱悲惨命运羁绊的唯一出口。



    “妮啊,爸以前是教过你,一个人活不下去了,解下裤腰带往桌子角上一挂,伸进脑子跪在地上就能解决了,可小宝怎么办?我还没活够呢。”李大义端着酒杯的手在发抖。



    丁凡从来没见李大义如此激动过,其实这哪里是激动,准确说是一个没能耐的老民警面对女儿自杀未遂撕心裂肺的无奈!



    “老李,你去吧,给我也弄一包耗子药,往米饭里一拌,咱们三口一起走吧,老天爷瞎眼了啊,这是造的什么孽啊。”里屋里,一个苍老的女人声音响了起来,似乎还有无力的翻身声音。



    “老伴卧床不起,李指导,你……”丁凡心里判断着,顿时感觉有什么东西卡在嗓子眼里。



    他无法相信这是一个山区基层单位领导的家,怎么也不会把这种窘境和李大义联系在一起。



    “死?我儿子死了,女婿没了,这个家再没了,我,我怎么和孙子交代?你就别添乱了……”停了会,李大义一只手揉着额头,双眼痛苦来回摆动着,然后绝望的叹气说。



    似乎是很少看到他心情这么好,桌子底下的一直哈巴头探出头来,呆呆的看了他几眼,嗓子眼里发出了懂事的呜咽声。



    丁凡虽然没完全听懂李大义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隐约感觉绝对是一件件离奇少见的大事,当他不忍心的抬头看李大义时,目光所及之处,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墙上的那个合影终于看清了,写着1983的字样,李大义和老伴坐在前面,中间是可爱的孙子,身后站着四个青年男女,男的全是身穿警服的帅小伙,两个女孩中其中一个和李大义的女儿,也就是这个刚上吊没成的春妮,很像,很像!



    “儿子没了,女婿没了?李指导……”丁凡似乎一下子明白了:李大义原先有个幸福美满的家庭,一门三个警察,现在家里出了大事了。



    “不对啊,女儿怎么有这种癖好?老李怎么管的啊。”丁凡目光移向春妮时,一种职业习惯下的想法涌上心头:“难道春妮吸.毒了?面色枯黄消瘦,哈欠连天,一点精神头都没有。”



    这一幕幕就在眼前,脑子里又是浮想联翩,现在如果谁告诉丁凡李大义家里现在死气沉沉,日子过得一点朝气都没有,他实在无法和李大义的形象联系在一起!



    “受不了,真的……”丁凡感觉眸子周边有股子不争气的液体涌出,黯然伤神的想着,然后悄声向下走来。



    到了门口黑暗处,他轻轻的把两瓶酒和塑料袋放在了地上,悄步走出来,到了葡萄架下捡起块石头,往外走了几步,然后轻轻的扔到了门洞里。



    石头在空中划了个抛物线后落在了地上,发出了陈重的声音,紧接着就是一阵小狗狂吠的声音,丁凡迈开大步,脚尖着地,向着黑暗中跑去。



    身后的狗叫声音渐渐小了起来,可丁凡总觉得李大义追出来了,一个劲的跑,跑过了食杂店,跑到了小树林里,才气喘吁吁的站住了。



    他扶着一颗大楼树站住了,惊恐的看着黑呼呼的树林深处,难以置信的看着一下子陌生起来的世界,呆呆的说:“老李,家里到底怎么了?怎么了?”



    十分钟后,他悄声走出小树林,脸色刚毅,仿佛刚刚经受了一场灵魂的洗礼,更像是心理承受能力瞬间变大了,心里坚强了起来。



    再回到食杂店门口时,丁凡调整了下情绪,心里默念着“我是侦查员,是调查真相的。”当他重新摆出了一脸的苦相和无奈后,悄然推开了房门。



    小店老板正在灯光下数着寥寥无几的小额钞票,看着丁凡来了,就顺手放在衣兜里,丁凡往他前面的凳子上一坐,发牢骚的说:“大叔,我倒霉死了,怎么碰到这种亲戚了,你这里能喝酒吗?来两杯。”



    他掏出一张大团结,放在老板旁边的鞋上。



    老板摸了摸半秃的光头上,脏乎乎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贪婪的笑容,说了声你等着,就起身给他从坛子里打了两杯酒,抓了一把花生米,放在塑料袋上,搁在了他前面一个凳子上。



    “再来一杯,我请你喝,你说说,我叔伯舅老李怎么了?我来报喜呢,还把我一顿臭骂。”丁凡说。



    他这是要请谢顶老汉一起喝点,老汉看他出手大方,舌..头舔了舔嘴唇,好像占了一个很大便宜似得开心笑着,直接给自己打了一杯酒。



    给丁凡的酒是满的,他的还差那么一点点,在他看来反正是丁凡请客,就算是不满杯,也得按满杯的收钱。



    丁凡介绍说自己是县城来的,家里妹妹考上地区师专了,考了五百多分,是县城的状元呢,父母让他来告诉叔伯舅一声,报个喜,然后借点学费,可没想到李大义不光不出血,还说两家多少年不来往了,态度生硬的把他赶了出来。



    “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啊,你们兴隆矿的人怎么能这样?”丁凡失落的抱怨着。



    “小子,喝酒,喝酒,你要是知道了老李家的情况,估计你连喝酒的心情都没了,信不?”谢顶老头盯着他的眼睛说。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