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

传奇纨绔少爷_ 第二百零三章 活路-笔趣阁

时间:2021-01-21 14:42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贼眉鼠眼小说传奇纨绔少爷 第二百零三章 活路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着铮毋众十匪尽皆楞住,心下不由大是得匪到底几诈,他们基本没读过书,没受过良好的教育,最主要的是,了们没有方铮肚娶这些花花肠子,混迹江湖讲究的是直来直去,酣畅爽快,何曾见过似方铮这般油滑刁钻的人物?

    “对!我就是卧底!”方铮加重了蒋气强调了一次,为工配合他话语的真实性,增加说服力,他还在半空中大幅度的挥了挥手。

    见众土匪满头雾水,方铮眼睛膘了女匪耸一眼小娘们儿,老子网才救了你,现在该你回报我了,老子不喜欢别人欠我的债。

    方铮的目光渐渐变愕深远,嘴角噙着几分微笑,连语气都似乎变得遥远而深沉,仿佛沉浸在过去的回忆之中不可自拔:“其实,当家的两年前就认识我了,”

    女匪并俏生生的大眼明显的楞了一下,接着讶异莫名的瞧了方铮一眼。

    “那时当家的还是个漂亮的大姑叭”

    “嗯?”女匪首的眼睛微微眯起。很危险的信号。

    方铮赶紧道:当然,现在当家的还是大姑娘。”

    “当家的高瞻远瞩,未雨绸缪。两羊前便花了一大笔银子,为我在官府里买了一个文案小吏的职个。并嘱咐我随时注意官瘁的动静。时常给山上传递情报,这也是为什么咱们着龙山这么多年却从未被官兵追剿的原因,当家的为咱们兄弟谋刮得好啊!”

    方铮似唷叹又似感慨的一番言语,将众土匪们忽悠得一楞一楞的,望向女匪首的目光中渐渐充满了敬意和感激。

    女匪首短暂的错愕之后,趁人不注意,飞快的白了方铮仁眼,接着极为配合的叹了口气,仿佛她这些年来默默承受了多少辛苦似的,在众土匪又敬又愧的目光中,慢慢垂下眼睑,活然欲泣。

    嘿!这娘们儿跟我一样,都是演技派呀。方铮被女匪首风情万种的那记小白眼弄愕有些神魂颠舟,一颗纯洁的少男之心不争气的扑通直跳。

    保持着沉重的情诸,方铮继续缓缓道:“就这样,我两年如一日。怀着对当家的崇敬之情,荐了报答当家的耸年对我的知遇之恩,我在那肮脏黑暗的官府衙门里潜伏了下来,每当我看到那些狗官们的丑恶嘴脸,每当我听到百姓被狗官欺压之后的痛苦哭嚎,每当我坚持不下去。想一走了之“上山与各位兄弟团聚时,我,,就想起了当家的对我的殷切嘱托,”

    “几日前,我在衙门查看文案时,发现官府这几日有大量调动兵马的记录,而且目的地直接指向咱们青龙山,当时我吓坏了,赶紧秘密通知当家的要小心,第二天晚上,我看见孙有望半夜鬼鬼祟祟的进了衙门的押签房,寺时官府统兵的守备将军在押签房内接见了他,由于我官小位卓,呆能靠近。所以没法探听他们在房里说了些什么,只听到守备将军送孙有望出来时,跟他说,待到剿灭青龙山和二龙山两伙土匪后,他会向朝廷报功,请朝廷封孙有望为七品都统,”

    “放你娘的屁!老子什么时候去过衙门?什么时候见过守备将军?

    你他娘的血口喷人!老子,,老子杀了你!”

    孙有望见方铮越说越不靠谱,连时间地点人物都说得煞有其事,若非他自弓是当事人,恐怕连他都不的不相信方铮所说的是真话了。又见身旁的土匪兄弟们纷纷离他老远,一边听方铮胡说八道,一边还对他损出了防备的姿态。

    孙有望终于受不了了,血红的眼睛死死瞪着方铮,眼神中露出一种歇斯底里的疯狂。任何人被方铮当面编排成这样,都会忍不住爆发的,孙有望能忍到现在,其修养已算是非常不错的了。

    刀光一闪,孙有望再也不顾后果。举刀便朝方铮劈来,愤怒之下,他只想将方铮一刀劈死再说,若再任由这小子继续胡说下击“恐怕他自己很快便会被这两百号愤怒的土匪兄弟们朵得连渣都不剩了。

    孙有望情急出招,看在众土匪眼中。却愈加证明了方铮的话是真实的,不然他为何这般急着杀人灭口?

    于是这次没等女匪首出手保护方铮,两百来号土匪暂时抛下了背叛与被背叛的芥蒂,同心协力的挡在了方铮和女匪首面前,卑后土匪中越众而出十数人,各执兵刃朝孙有望攻去。

    这大概就是土匪窝里的游戏规则吧?

    看着孙有望一人吃力的独斗十余土匪,面上神色又急又怒,但却一句辩砰的话都说不出来,方铮躲在土匪们的保护圈中,嘴角不经意的噙上几分冷笑。

    土匪的天敌不是争夺地盘的同行,幕是护送红货的镖局而是天生便处于敌对立场的官兵。若自己的同伙中有人暗中投靠了官府。按土匪们的思维模式,便要不惜一切代价将这败类斩于刀下,清理门户。

    所以土再们暂时抛下双方对立的仇怨。选择了共同对付孙有望,这是很合理的。

    土匪中当然不乏武功高强的好手,这十余名土匪若单打独斗,必定不是孙有望的对手,可众人联起手来,多年相处又培养了大家攻守进退的默契,将围攻的威力发挥到了极头了良快,十几招过去,孙有望便渐渐感到不女,眼见大势已去,自己被那小子三言两语害得众叛亲离的下场,心中不由悲愤莫名,用尽全力挥出一刀,逼退围攻他的众人后。仰天长啸一声,啸音中饱含愤慨悲论,接着脚下发力,在前厅的地上用力一点,孙有望的身形便高高飞公从众人头顶上越过。落到了木屋前的空地上,身形毫不停顿的往山下逃去我靠!冉拦住他!别让他逃了!”方铮急得哇哇大叫,这倒不是他关心土匪们以后被孙有望报复。而是怕孙卑算这家伙没死,方铮在这世上又会多出一乍仇家,而且是个武功非常高强的仇家,不出意外的话。这家伙的下半辈子将会以诛杀方铮为毕生的奋斗目标,比搞传销的还执着,,搁谁谁不害怕呀?

    方铮话音未落,一道纤细婀娜的背影便闪电般飞快的窜出,落到屋前的空地上,接着右手一扬,一颗鹅鹁蛋大小的小石子激射而出,正打在孙有望的腿弯儿上,只行得孙有要一声惨叫,便一头栽到在地,由于惯性使然,倒地后身子还往前出溜了老长一段。

    方铮见状大喜,高快的跑到空的前。忘形道:“当家的你太厉害了!月薪一百两银子请你给我当保镖你干不干?”

    吐以肯定,她绝对不会像杀手哥哥那般死要钱,如果她答应的话,方铮决定炒杀手哥哥的晓鱼,,女匪首狠狠瞪了他一眼,还未及说话,身后的土匪们哗啦一声冲上前去,口中高喝怒骂着,举起手中的兵刃三下两下便将趴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孙有望朵得七零八落。

    方铮高兴的神情立马变了,脸色有些发青,瞧着原本活生生的眨眼间便被分解成一块一块的,血肉模糊的惨状令他终于忍不住哇的一声吐了起来。

    女匪首拍了拍方铮的肩,淡然道六“凡事都有规矩,既然要背叛汕。

    门,就得明白会有什么后果,孙有望死有余辜。”

    方铮忍着胃里翻江倒海的折腾,铁青着脸朝女匪首笑了笑。土匪果然是土匪,不但对别人凶残,对自己人也不含糊,方铮忽鼻觉得,自己穿越到一名富家子弟的身上,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

    左右无人,女匪首恢复了她之前的彪悍性格,狠狠的拍了一下方铮的肩膀,将方铮拍得一个趔趄。

    “孙才”你表现得不错,若非你。咱们这摊子就散了,我也时不起那死鬼老爹一…”女匪首大大咧外的。道谢的语气在她嘴里说出来,好象方铮欠了她的人情似的。

    方铮见众人在孙有望的尸体上泄愤得差不多了不忍的扭过头去,道:“谢我就不必了,派介以送我下山吧,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

    女匪首俏眼一瞪,怒道六“说的什么狗屁话!老娘说了保你周全,你还怕什么?你帮了我的忙,我若不留你在山上住几日,好生款待你一番。那我成升么严传出去别人还会笑我罗月娘不懂江湖道义呢!”

    这妞叫罗月娘?好”普通的名字。

    可是”被人绑上山,然后被一群土匪大鱼大肉的款待”这事儿怎么听起来这么别扭?再说,眼下事情还没完全解决吧?那一耸多个叛离山门的土匪怎么办?

    方铮可不想再次被土匪窝内讧给牵扯进去,网才那是为了给自己挣命。不得不为,现在就没必要再趟这浑水了,赶紧回京城,搂着老婆睡大觉才是正经。

    方铮小心翼翼的瞧了女匪首…”罗月娘一眼,见她正轻蹙眉头,望着不远处嘻嘻哈啥的土匪们,似乎在为如何处理善后而烦恼。

    方铮乖巧的朝罗月娘笑了笑。讨好的道:“那个”多谢女大王如此热情,可在下急着回家向家人报平安。要不我下次再来?这次就算了吧”

    罗月娘不耐烦的挥手道:“行了行了,少罗嗦,叫卑留下你就留下。今日天色七晚,这会儿下山你就不怕把狼招来?明日再派人送你下山。”

    方铮为难道:“女大王,强扭的瓜不甜呀,我”

    罗月娘凤目含煞,瞪着方铮道:“老娘说什么就是什么!你敢说介。

    不字试试?”

    “不,”

    “嗯?”

    “不敢,”

    不远处,众土匪们杀了含冤而死的孙有孽“接着大家便凑在一起嘻嘻哈啥的闹了起来,方才的剑拔弩张气氛早已不复存在,他们互相乌肩搭背,亲密无间。土匪们之间的相处模式真奇怪啊”

    见罗月娘蹙眉,安铮道:“不知怎么处理那一百多个兄弟?”

    罗月娘下意识点点头,随即醒觉,又瞪了方铮一眼。

    这娘们儿长得太漂亮了,如果脾气好一点的冉老子不顾一切都的将她弄进家里做老婆,,方铮叹气道:“两个办法,一是让他们下山,自己找活路,从此井水不犯河水,二是留住他们,不过你这做买卖的规矩得变一变,你们是靠这个吃饭的,搞得比军营的军法还严厉,说句不中听的,谁愿意跟着你这样的老大混啊?做土匪本来是一件很有前途的职业,可你立的那些规矩,这也不准抢,那也不准抢,比城里的读书人还斯文呢,再这样下去。就算你的手下们不造你的反,他们也得端个破碗上街要饭去了,没准当叫花子比当土匪还赚呢,”

    “给老娘闭嘴!”罗月娘被方铮说得面子上越来越挂不住,终于忍不住喝斥道。

    方铮吓得一缩脖子,数落得太投入,差点儿忘了眼前这位可是杀人于谈笑间的女土匪头子啊。

    沉默了半晌,罗月娘又悻悻开口问道:“那你说怎么办?”

    “你问我?我问谁去?”方铮翻了翻白眼,这叫什么事儿呀!我是堂堂一朝廷命官,这会儿跑你们土匪窝里教你怎样去打劫?这也太荒诞了!

    罗月娘怔怔的看着不远处嬉笑打闹的土匪们,叹气道:“其实我那死鬼老爹在世的时候,这些规矩已经有了,可那些年兄弟们照样富得口袋里冒油穿越之纨绔少爷VIP章节目录第二百零三章活路,口为山下讨往的行弃路人多。咱们守着青龙山读地风水帜很是风光过几年“那为何现在大家都混成这德性了?”方铮好奇道。

    “前年的时候,离此五十里的徐州府发动民壮,新修了一条官道,由西向东,直通京城,比咱们山下的这条老路行程近了许多,过往的客商路人都纷纷改走那条官道了,咱们青龙山从此便没了买头有时候几个月都不见一只肥羊,兄弟们有怨气。我饵也不能怪他们方铮恍然。原来那条新修的官道断了财路啊。

    “嗨!我还以为多大的事儿呢。方铮满不在乎的笑笑:“你们换个离那条新官道近些的山头再竖大旗不就行了?”

    谁知罗月娘坚决的一摇头:“不行。一则,这青龙山是我那死鬼老爹留下的基业,青龙山的大旗是他三十年前便竖在这里的,放弃了不合适。二则,青龙山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方圆百里之内,再没有比这更安全的山头了,兄弟们要混饭吃。命最要紧啊,”

    方铮隐蔽的撇了撇嘴,土匪还讲品牌效应呢?都混成你们这样了,还这么多臭讲究干嘛?这个时候要想的问题是如何生存下去。

    罗月娘轻轻叹了口气,望着方铮笑了笑:“其实兄弟们这两年来暗地里对我不满,这我早知道,不过我接手青龙山的基业才两年,平日里靠着恩威并济才勉强驾驭他们,今日之事,我也早有的感,迟早会发生,只是没想到会有这么多兄弟想叛离山门,”

    说着罗月娘眼眶微微一红,然后她使劲眨了眨眼,将眼派忍了下去。又对方铮笑了笑:“一今日还的多谢你才是,若不是你,也许,也许我现在已经被孙有望杀了这姑娘有是个有故事的人呐!妄铮心里感慨了一下,随即笑道:

    “你先别谢我,我说每实话你别不高兴。今儿这事儿我主要是怕自己糊里糊涂被你们杀了,这不是逼得没办法嘛”

    里耳娘认真的点了点头道:“这我知道,我们将你绑上山,你恨我们都来不及,怎么会救我们呢方铮愕然道:“你,你说话够直接的啊,就不能稍微委婉一点儿么?好歹咱们网才还并肩战斗来着呢”

    里县娘笑道:“我就这脾气,有什么照直了说,不用不好意思”

    “我救了你们,我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应该是你不好意思才对吧?”

    罗月娘噗嗤一笑,接着正色道:“你网才做得很好,对兄希们的心思拿捏得很准,伴云文案小吏,什么金牌卧底,算直是鬼话连篇,连我都差点真相信你了。我瞧你说话时的气度涵养,应该是享城的大户人家吧?”

    方铮立马耷拉昔脑袋,半死不活的道:“我叫方小五,方是方方正正的方千了行了,不想说就别说。我没逼你,利老拿假话糊弄我。

    罗月娘不甘心的瞪了方铮口眼。见方铮那半死不活的模样,又禁不住笑出声来。

    “喂,说真的,你这人脑子转的挺快,能不能帮我想想办法,怎样才能让旯弟们有条活路?算我再欠你一个人情。”罗月娘可能不太习惯求人,说完还不自在的伸手假意抚了抚发鬓。

    方铮也正色道:“我也说真的,我不要你的什么人们只要你说话算话,明日把我放下山,家皂人这几丹没我的消息,肯定等急了”

    罗月娘爽快的道:“没问题,其实我绑你上山也没准备拿你当肉票,我明日便派人送你下山。”

    方铮眼珠子一转,笑道:“其实你手下们若要找活路,还得着落在那条新修的官道上罗月娘皱眉道:“什么意思?换山头吗?那可不行。”

    方铮摇头道,“别怪我说话集你们除了打打杀杀,难道就不动脑耸的吗?既然客商路人都走那条官道,没人从这青龙山脚下走,你们就不会想想法子,让那些人走不了官道?”

    “如何才能让那些客商走不了官道呢?我总不能一个个去劝他们换条道儿走吧?”罗月娘越听越迷糊。

    方铮嘿嘿一笑,不顾土匪们侧目,壮着胆子将嘴凑到罗月娘耸边。像个给皇帝出馊主意的奸臣似的,一边奸笑一边道:笨呐!

    你派十几二十介。兄轩趁着天黑,将那条官道给堵上或挖断一截,不就的了,别人走不通了,当然得掉过头,走你山下的这条老路啦”

    “可若被官兵发现“官兵们谁没事去官道上巡逻?更何况是天黑以后,你莫把官兵看的太勤快了。等官府派太修补好了官道,我估计你已经干了好几笔买卖了。然后是继续干,还是休息一段时间,那就随便你了。什么时候兄弟们缺钱花了,你再派人去挖了官道便是。多方便呐,跟自己家养了一头肥猪似的,什么时候想吃肉,就自己动手割”

    罗月娘听完两眼发直,怔怔的盯着方铮不言不语。

    方铮被盯得莫名其妙,不由讪笑着挠头道:六,怎么?我出的主意不好吗?”

    罗月娘摇了摇头,接着很严肃的道:“我到现在才发现我们真的将你绑错了。”

    方铮叹息道:“可不是嘛,你说我招谁惹谁了”

    谁知罗月娘也叹了口气道:“他娘的!本以为绑了只肥羊。没想到绑了同行,”

    方铮愕然:。我是分割符穿越之纨绔少爷VIP章节目录第二百零九章宠惯长平在前厅内大发雷霆,像一只处于狂暴状态的小母狮子,不停的在前厅大理石地板上来回游走。

    温森单膝跪在长平面并,大气也不敢出,脸上冷汗淋漓,却不敢动手擦拭。

    长平俏脸铁青,来回走了几圈后。又忽的停步,站在温森,指着他的鼻子大骂道;“你自己说说,几天了?几天了?我夫君怎么会有你们这种废物手下?”

    温森低着头,战战兢挂道:“回公主殿下,六天了”

    “六天!六天!你们却连一点珠丝马迹都没找着!朝廷养你们吃干饭的?我夫君是你们的顶头上司,现在他失踪六天了,他的手下却一点头绪都没有,你自己说说,你们是不是废物?”长平的声音嘶哂,情绪有些失控。

    温森面带愧色,脑袋深深垂了下去。颓然道:“属下该死!可是,公主殿下,属下们并非没找着一点蛛丝马迹”

    长平斜睨着他,冷冷道:“哦?有眉目了?说说。”

    温森赶紧道:“目前属下们已经能确定,方大人没在城里,属下还打听到,那晚方大人出了西宫门后,在火瓦巷受袭,接着有人发现第二天一清早,一辆蓝色车蓬的普通马车急匆匆的出了北城门,往北方而去”

    “然后呢?”长平冷声问道。

    温森讷讷道:“然后然后属下们循着道一路往北查访,发现那辆马车在离京二百里的徐州府附近,便失去了踪迹,不知所踪,”

    “就这样?没了?”

    见温森无可奈何的点头,长平不由大怒,跳脚骂道:“查了六天,只查到了一个不知所踪,这就是你给我的结果?他娘的!你们这帮饭桶。废物!我夫君在你们身上投了多少银子,多少精力,本指望你们为朝廷效力,为我父皇尽忠,你们倒好,连一件小小的失踪案子都办不好。朝廷养你们何用?如今我公公婆婆都卧病在床,我夫君若然找不到。他们的病就好不起来,这些都是你的过错!”

    长平骂着骂着,眼圈忽然红了,凄声道:“,我连我夫君是死是活都不知道,方家商号这么大,我便一力担起也没什么,可这家里不能缺了主心骨呀”

    温森急忙道:“公主殿下请安心,虽然属下一时还没查到方大人的具体位置,可属下敢用脑袋担保,方大人的性命是必定无虞的。贼人将方大人挟持出城,远离京城二百里,可以肯定,他们不会害方大人的性命,不然也不会这般大费周章了,”

    “但愿如你所言吧!”长平神情凄婉的叹了口气,随即面,俏目冷冷的盯着温森,沉声道:“温森。本宫再给你五天,不,三天时间。务必找到我家夫君的下落,冯仇刀那里不是还是五千人马吗?让他集中在徐州府附近仔细的找,一寸一寸的给我把地皮翻过来!我就不信这伙贼人能将我夫君藏到天上去!”

    见温森神色颇有些为难,长平丝毫不为所动,冷声道:“温森,你是我夫君的手下,按理我不该这么苛刻,可此事关乎我夫君生死,本宫不得不逼你。三天之内,若再无消息。本宫将进宫面禀父皇,既然影子办事如此不济,留着何用?不如撤裁罢了!”

    温森闻言大惊,急忙伏地拜道:“公主殿下请放心,属下一定尽死力。三日之内找到方大人的下落!若然食言,属下提头来见!”

    长平一挥手,冷冷道:“你赶紧去办吧!莫要浪费时间了。”

    温森又拜了拜,起身匆匆出了方府,往城外影子刮练营地而去。

    长平怔怔望着温森急匆匆的背影。忽然深深叹了口气,娇好的面容浮上几分愁苦担忧之色。

    那个混蛋,如今到底身在何处?他受苦了吗?挨打了吗?天气渐冷。贼人有没有让他冻着,饿着?

    这时嫣然轻轻走进了前厅,她的面容也是愁眉不展,见了长平,嫣然勉强露出几分微笑,轻声道:“姐姐,夫君”还没消息吗?”

    见长平默然不语,嫣然已知答案,心中一苦,眼眶便不由自主的溢满了晶莹的泪水。

    长平忽然站起身,狠狠的抹了一把眼角,坚定的道:“别哭!公公婆婆病倒了,方家不能到,得靠我们几个妇道人家撑着,别让夫君失望!”

    嫣然闻言,赶紧擦了擦泪水。点了点头。

    “凤姐和小绿呢?”

    嫣然轻声道:“凤姐一大早去方家商号城南的瓷器店询查帐目了,小绿正在给公公婆婆熬药”姐姐。幽州金器铺掌柜来信,说突厥退军后,幽州城内已渐渐恢复了繁华,打造金器玉器的富商们也越来越多。金器铺生意兴隆,所以黄金和玉石日渐短缺,请咱们尽快再送一批黄金和玉石过去,以保方家商号信誉。”

    长平点了点头,道:“这是好事。告诉商号总掌柜,调拨两车黄金和玉石,请震远镖局护送到幽州。”对了,叫咱家的护院头儿郑仗挑十几个身手好的,一块儿押车去。告诉他,不能出砒漏。嗯,我再写一封书信交给他,路上若发现情况不对,他可持书信到当地官府求助,就说这是华朝公主的货物,官府不敢不尽心。”

    嫣然点头,方铮失踪后,方老爷和方夫人双双病倒,不能理卓,如今方家商号这么一大摊子,全靠长平等四女撑起来。虽说四人进取不足,守成却也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